2010年1月20日 星期三

[H1N1反思與言論自由] 談楊志良,兼談潘震澤

The dust is now settling on the H1N1 “pandemic.” After all the ballyhoo, the impact of H1N1 was not very different from that of a typical seasonal flu. There were more young people sick but a lot fewer older people sick and no health-care crisis or economic or social collapse.

有關H1N1新型流感「疫情」的爭論現在大致上已經蓋棺論定了,雖然大家吵得沸沸揚揚,但H1N1的影響其實跟一般典型的季節性病毒沒兩樣,年輕人生病的多了一些,但年紀大的卻反而少生病,且也沒發生健保危機或經濟社會崩潰的事情。(source:
How WHO overshot on H1N1)

今天聯合報出現一則新聞:

疫苗奪命?楊志良怒批媒體亂下標題

他一邊痛批媒體,還一邊向在場的媒體說,「對不起啊,媒體先生女士,這個激動是為了保障我們的國民,不得不這樣子講話,也請委員先進、主席原諒」。他說完,黨主席馬英九、及中常委全場拍手鼓掌。
楊志良似乎很有演戲的細胞,一下子震怒,一下子掉眼淚,但自從前陣子他搬出法條想要壓制反對施打H1N1的言論後,我就對他十分留意了,為何平平是疫苗施打,歐洲的醫療人員已經在質疑這場施打疫苗秀是不是WHO屈服於藥廠壓力而刻意製造的假象?而台灣的醫療專才(如楊志良,或今天中時出現的潘震澤「質疑疫苗接種 很不智」)卻喜歡針對反對派的祭出管制言論自由的論調?

有陣子我常在中時部落格看潘震澤的文章,還蠻有意思的,今天他要提任何意見都OK,但偏偏他在文章最後又是要壓制別人的言論:

「此次疫苗風波,一再有人昧於疫苗發展史,信口開河,導致社會出現不必要的恐慌。這種行徑,早已逾越言論自由的規範,訴諸於法,自屬允當。」

怪哉了,若我們看看今天Google News對於H1N1的新聞,排名第一的這篇由兩位醫學專家共同具名寫的「How the WHO overshot on H1N1」(為何WHO對於H1N1疫情過於誇大?)

它裡面基本上有三個論點,一是WHO一開始對於疫情的「定義」有變,導致對於H1N1的誤判;第二是有關人人都「需」施打疫苗的迷思。

第二點論點的重點在於,疫苗開始大量提供的時機點其實已經過了疫情爆發的高峰期,因此並非人人都需要,而是只需高風險的人才需施打。注意了,文章用了很重的話「our public health leadership...terrorized the public with exaggerations and misinformation」(我們的衛生官員用誇大與不實資訊來恐嚇大眾)。

第三點則是提到過了10月高峰期,全面施打疫苗的意義已經不大,但WHO卻堅持不改口,外界臆測的第三波疫情其實也不存在...。

看完該文,我的感想是,為何一樣都是頂尖的醫學專家,有人的評論可超越WHO的論調來理性探討這個H1N1疫情,但國內部分公衛專家卻只會遵照指令來恐嚇大眾,甚至想箝制自由探討的可能性呢?

結尾,就用該文的一段話來送給愛作秀又愛哭的楊志良,以及今天剛好看到的潘震澤先生吧(我是對於你言論自由那段話超級反感):

The good public health leader, like the good general, needs to put more value on utilizing new information and less on simply following orders. This is the real lesson of H1N1.

好的公衛領袖就一如好的將軍一樣,會善用新資訊的價值,而非只是一味墨守命令,這是我們從H1N1真正學到的一堂課。

3 則留言:

水月清風 提到...

Goooood

wunch 提到...

--為何一樣都是[頂煎]的醫學專家---
我以為版大在搞笑-呵
這個格很棒,常常有些收穫.謝了!

匿名 提到...

潘震澤那句話是有所本的,指的是國光公司控告打著自然醫學博士招牌的陳某一事,與限制別人言論自由似無關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