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1日 星期二

公道話談郝龍斌的花博

我最近一直想著一個朋友的話。

且說這個朋友雖是做生意的,但卻是真真實實的藝術人,已經開店十多年,人人稱之為大師級人物,但他最恨別人稱他為大師。

為何?

他總是自嘲說,我的價碼只比別人多了三成,大家還嫌貴,這算哪門子的大師價碼?未免太廉價了。

我覺得他說得頗有道理。但我還是叫他大師啦。

大師近來也接過台北市政府公部門的標案,每次看他心煩意亂,八九成就是跟台北市政府有關,畢竟以他那種求好的心態,絕對跟公部門「求不出錯」的心態南轅北轍。他偶而會透露一些,這些且就不表了。

大師原本也有被邀請加入花博,但他說他去了兩次就決定退出,這是半年前的事。我想現在花博以藝術之名,價格動輒超出一般行情好幾倍或好幾十倍,不知道大師會不會仰頭長嘆呢?(早知道以藝術之名這麼好用,就給他「撩」下去啊)

最近我又碰到大師,我問他:「郝龍斌的花博現在被搞成這般德行,你當初到底看到什麼?為何早早就決定不參與?」

他只說了兩句很有玄機的話:「缺乏專業跟熱情,一看計畫書就知道在洗錢。」

今日看到聯合報的社論寫了一篇:「空心政治 辣手摧花

在野黨監督執政者,是民主政治必要的防腐機制,沒有人會反對這點。關鍵在,監督的目的是在維護公眾利益,防止掌權者濫權貪腐,而非無端興風作浪;監督的手段亦應符合理性原則,協助民眾辨識事實,而非一味顛倒黑白、混淆視聽。
先談理性原則。這次花博展出的花卉、果蔬等園藝作物近三千多種,計三千萬株植栽;在這麼浩大的工程中,僅發現四種植物價格明顯偏高,應是意味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作物是沒有問題的。

我想這明顯是硬凹了,台北市政府無所不用其極要掩飾花博裡的胡亂花錢,若沒有人扮黑臉多用點力氣敲下去,這個黑盒子鐵定是開不起來的。

聯合報接了花博的生意,我認為這家媒體已經失去公平評論花博的立場,畢竟你現在說的一切,我可合理認為你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著想,而非真的考慮大眾利益。

1 則留言:

Nike 提到...

Unlike other heeled shoes, Hogan Shoes shoes of borse prada series are medically supervised. Dolce & Gabbana Sunglasses That is why; the slightly raised heel is designed to support the back of the foot, while the wrap around supports ankles against jerks. These beautiful artifices are available in different Sizes like 5 to 10 and shapes like narrow and wide. Moreover, Abercrombie Fitch these shoes can be customized on as per the specifications and requirements of the customer's.